当前位置:福建子站 > 地方人物

猪八戒网朱明跃:我创业10年的心得

2016-03-07 16:22:23

  历经9年隐忍之后,这只“猪八戒”终于在2015年飞了起来:完成26亿的融资,交易规模和收入获4倍以上增长,员工达1700人,从线上到线下,开始了全国26个城市的布局。那么,这个曾一度被贬为“一手烂牌”服务交易平台,朱明跃究竟是怎样将它“熬”成一门好生意的?

  近日,猪八戒网创始人兼CEO朱明跃分享了他的心得,关于风险、融资、管理、价值观等万字实用“干货”方法论全在这里。

  风险

  “你越在成功的时候,你越要知道自己并不是无所不能。”

  问:如何防范创业风险?

  答:我觉得一个创业者要防范创业风险,最重要的一条,就是你越在成功的时候,你越要知道自己并不是无所不能。

  我觉得这是我们收获的教训,因为越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资本、媒体、政府他们给你喝彩的时候,你开始就有点心痒了,你开始就觉得这个也可以做,那个也可以做,各种相关联的、不互相关联的合作都会找上门来,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有决断,我们要知道自己,一定要知道该在哪个地方停止,不要以为自己无所不能,我觉得这是我们创业者要应该具备的素养,少犯错误。

  投资人

  “在天使阶段,我觉得更重要的不是钱,钱也很重要,但是天使阶段更多的还是在寻找创业伙伴或者是说创业教练。”

  问:刚才朱总提到拿到天使投资500万的时候,后面犯了一些错误。很多创业者都要去融资,我想请教朱总的是,在你每次融资的时候,是如何去说服投资人给你钱的?我们知道“猪八戒”的融资有四轮,从天使、A轮、B轮、C轮,那么,你是如何去选择投资人的?什么样的投资人是对双方都好的?

  答:在融资过程中,每一个阶段对投资者要求是不一样的。

  在天使阶段,我觉得更重要的不是钱,钱也很重要,但是天使阶段更多的还是在寻找创业伙伴或者是说创业教练。

  我比较尊称我的天使投资人熊新祥,我一直跟他讲说他是我的教练,他是我的商业教练、公司治理教练,因为我过去做了8年的记者,我冒冒失失地就来创业,对于整个公司治理甚至连做预算都不会,甚至连年度规划都不会做,这种情况下,我们是需要有这种创业公司治理的经验,能够真正在这个层面上帮助到我们补齐这一块短板。

  天使投资人他除了这种商业价值以外,他帮助一个创业者做心理建设,他是心灵的教练,在初期,我们就仿佛走在重庆永远也看不到尽头的隧道里面,你不知道亮光在哪里、出口在哪里。这个时候,我觉得天使投资人他就是你头顶上哪盏灯。

  我记得2007年,熊新祥投了我过后,到2009年、2010年的时候,实际上我们那个时候很艰难,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,是熊新祥打来的,我一听他就是喝醉了,他说你要坚持,我觉得你比马云要牛、猪八戒网比淘宝还要强,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我觉得他喝得太多了,怎么讲这样的,我甚至还跟我太太讲,说熊新祥今天喝大了,但在一个孤独、无助前行的过程中,有这么一个人,他哪怕说假话在鼓励你,都比他投给我100万人民币还重要。因为在创业者最灰暗、最艰难的那段时间里,人最需要的是心里的动力,而且不是简单的资金支持。

  困难

  “在我没有任何的方法去面对陡峭增长的曲线的时候,我必须要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无比的信心和决心,因为我们只有相信未来,我们才真的会拥有未来。”

  问:在你创业最艰难的时候,你自己是如何鼓励自己,又是如何激励你的团队的?

  答:现在我们看到猪八戒也好、我本人也好,外表风光的那一面,但是过去10年,其中前面7、8年都是觉得每一天都可能公司会倒掉,原因不在于我们本身做得多不好,原因在于我们一旦拿到了天使和A轮过后,我们就意味着,公司仅仅开下去是没有意义的,你必须要能够去创造出一条陡峭的增长曲线,你才可能进入到B轮、C轮,然后你才有未来。

  所以说对于创业你只要走上了融资发展这条路,你就是一条不归路,你必须要每年都是陡峭式的增长,而我们猪八戒的商业模式,它决定了你很难去陡峭增长。你看我们做的什么交易,比如说为企业设计广告、开发网站,这些交易是什么特点?就是严重低频、严重非标,买家都是这些中小微企业主,都是抠门的。你要把这样一些商品要想规模化地交易很难,你要让它陡峭地增长太难了。

  但是作为一个创始人、创业者,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,我觉得在我的团队面前,我始终给他们保持信心,他们从来不知道我们公司最大的问题是陡峭增长的问题。他们永远都很天真地以为,真的和我们一起花3个月的时间搞这么一次腾云行动,就有了可以触及的未来,但是他们一定要有这样的信心。

  我记得开车回家,快到家的时候,我实在是绷不住了,脑袋都要爆炸的情况下,我一个人在车里把窗子紧闭之后在车里面狂吼,结果方向盘把握不住,就胎爆了。就是自我压力的排解,但是在你的团队面前,面对投资人的时候你必须要表露出你百分之一万的雄心和信心(这是你必须要的)。我很多时候包括跟IDG的这些VC接触下来,我每一次跟他们接触下来我都觉得脑袋缺氧,我觉得这些人太聪明、太精明了、太刁钻狡猾、太难伺候了。但是我没有任何的方法去面对陡峭增长的曲线的时候,我必须要在他们面前要表现出无比的信心和决心,因为只有这样,我们只有相信未来,我们才真的会拥有未来。

  战略恐惧症

  “任何一家公司不管是在任何的发展阶段,我们都应该是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一边去扎马步,一边要有人学会快速地奔跑,扎着马步奔跑是一家公司必须要练就的绝技。”

  问:大家都知道诺基亚是特别棒的公司,它曾经做了一个广告给我印象深刻,叫做“不跟随”,这三个字打动了我,但是后来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的时候,他的前任CEO说过了一句话,他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,但是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输了,说完这句话以后在场的高管潸然泪下。作为猪八戒这样体量的公司,有没有战略恐惧症?向左走还是向右走?

  答:我过去很天真,我以为只要过了某一个关口,然后就拥有一片桃花源,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,但是我们10年创业过后,今天我们不天真了,我们知道创业就像爬山,你看到崖口,你以为他是山头,但是你到了崖口之后你发现,其实还有更高的山,我觉得我们应该享受这样的过程。

  但是我们同时一定要有这样的危机感,诺基亚什么都没错,但是它失败了,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任何一家企业,如果仅仅只是在管理这个层面、轨道上,我觉得是非常危险的,诺基亚什么都没错,这指得是它的管理层面,它是可能没有错的,但我认为任何一家企业除了要有经理人团队去做基本面、去做管理,它还必须还要有类似于创始人这样的战略家的角色去做引导,去看时代发展的机遇和趋势在哪里。

  像猪八戒,我认为现在还是一半海水、一半火焰,一半是我们按照我们的职业经理人这一套体系,我们去把基本面做扎实,把目标达成,去把结果拿回来。

  另外一方面,我作为公司的创始人,那我首先是公司的战略官,我首先是在看整个公司大的发展战略,我们为什么在九年隐忍、九年防守之后,我们从2015年开始,在全国疯狂地布局。如果仅仅是从今年的角度我们不该这样做,但是我们从整个时代发展的机遇来说,我们看到的是企业服务平台的机会,时间窗口就只有那么一两年。

  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这样互联网+的时代风口也就这么一年,我们必须全力地抓住,如果简单从经营的逻辑来说,我认为不需要这么疯狂,但是我们今天就是这么疯狂。我觉得需要去抓住时代带来的机遇。

  所以任何一家公司不管是在任何的发展阶段,我们都应该是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一边去扎马步,一边要有人学会快速地奔跑,扎着马步奔跑是一家公司必须要练就的绝技。

  “卖人”

  “卖人的平台和卖货的平台不能同样都用电商的理论来指导,这是很关键的。”

  问:关于服务交易和如何做这样的平台化的生存方面,朱总有什么好的观点来分享一下?

  答:同样都是平台,电商平台和服务交易平台,我认为是两种不一样的东西。我们过去最大的教训就是试图借鉴电商平台的经验来做服务的交易,甚至从泛的角度里说,很多人甚至把猪八戒也认为是一种服务的电商,但是这句话实际上对于我们所有做服务交易平台的创业者来说,我觉得是极大的误导,是一个大坑。

  因为实体电商和服务交易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东西,在实体电商里面,我们是买一个标准化的商品,只要一下单就意味着交易的结束,因为它是标准化的,在服务交易这个领域,你一下单,我选择这个人帮我设计,这个工作才刚刚开始,过去有漫长的路要走。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同,而且仅仅是其中一个不同。这个不同就决定着你的整个产品体系、商业模式包括整个运营体系,都会和电商平台完全不一样。

  所以卖人的平台和卖货的平台不能同样都用电商的理论来指导,这是很关键的。

  在运营电商平台卖货平台的时候,它的整个运营逻辑实际上非常简单,它就是通过品牌、营销,尽可能地垄断流量,来了流量之后,通过导航、搜索把这个流量分到这些头部的商家里面去,这样是对效率是最大化的,所以整个淘宝电商的运营,玩的就是流量的分配而已,你只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了,整个电商平台的运营就做好了。

  但是服务交易是这样,你仅仅玩流量的分配是没用的,比如说滴滴一天有100万单,他全都分给1000个司机,这1000个司机会疯掉的,服务交易每一单都是个性化定制,它是有产能限制的,我们猪八戒也是,每天都有5000个标志要设计,结果我分配给园区里面的100个设计师,他们一定会疯掉的,根本消化不了,所以我们不能够用流量分配的这种运营逻辑来玩服务交易,这是巨大的不同。